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龙虞】危险关系 第二章 旧事(中)

这一章有点奇奇怪怪的,句子衔接有问题

于是把车放在下一章了

“只是兄弟么?”龙文章高兴了半天终于又闷过味儿来。喜欢的人是兄弟,这可不应该。

“不是兄弟,那还能是什么呀?”虞啸卿状似无辜地眨眨眼。

要论战场上杀伐果断,斩钉截铁,谁都比不过虞大铁血;要论情场中扭扭捏捏,口是心非,谁也及不上虞大少爷!掏心掏肺酝酿那么久,甚至还豁出面子去投怀送抱,到最后却还是脸皮子太薄——兜个圈子又绕了回去。嗐,白忙活一场!

于是薄脸皮的虞大少爷现在只好朝他厚脸皮的破烂情人使着眼色。他知道这个七窍玲珑心的妖孽肯定能明白他的意思。

面对着这样别扭而又决绝的可爱佳人,龙文章已经彻底斩断了离开的念头——因为他绝对无法错过这样绝世而独立的美好姻缘!

他一把就抓住了那具心心念念的坚瘦身躯,紧紧地搂在怀里。身高的劣势使得他难以施展一贯的撩拨伎俩,于是他只好摸着蹭着,贴上那刀削似的下颚骨,在抿住的嘴角上轻轻一啄,满意地看着淡淡的红色蔓延过那对薄薄的耳廓。

“我想当你的相好,师座。”滚烫的吐息喷在敏感的皮肤上,引起阵阵战栗。

撩人就如同炖肉,火要慢慢地点,小火慢煨才出味道。如果干柴烈火噼里啪啦,烧一会儿就过了头。

但虞大少却完全不这么想。在最初的局促劲儿过去之后,他反客为主地一把就拽住了那妖孽的领口提起来:“哼,你真麻烦。”

得!好人坏人全让你一个人当了。龙文章在心里甜甜蜜蜜地腹诽,乖乖地被心上人拎着,脚下扑腾着踮住脚尖。但还没等他站稳,嘴唇上就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哎呦妈呀!唔!”虞啸卿的舌头趁着他惊叫的空隙,迅速地钻进他的口腔,上上下下一通乱搅,然后便雷厉风行地撤退出来——简直堪比一场“闪击战”!

“你那算什么?”虞啸卿终于放开紧攥的领子,豪迈地一抹嘴巴,轻蔑地朝着龙文章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这才叫接吻,正宗的法式热吻。外国电影里都是这么拍的。”

但是我的师长啊,吃过猪肉和看见过猪跑毕竟还是两码事吧!龙文章痛得嘶嘶吸气,在心里默默扶额。

洋鬼子那套不靠谱,还是我来教你吧。他暗暗想着,再次顺着那上翘的嘴角亲了上去。勾画,描绘。缓慢而有技巧地深入,直至邀请对方一起缠绵起舞。

“你……你还真是妖孽……”绵长的一吻终了,虞啸卿直接瘫在龙文章的怀抱里大口喘着气。龙文章没有接话。他缓缓地放低身子,坐在草地上,让虞啸卿半倚在他怀里。他低下头啃咬着半截露出来的脖颈,手指迅速又隐蔽地解开衬衫的扣子。

“你……你疯啦!”虞啸卿反手抓住埋在他颈侧的毛茸茸脑袋,揪着他的头发让他抬起脸来:“进……进屋去!”

“没人看见的……”龙文章悄声抚慰怀里微微颤抖的身躯,手指不老实地摸进了衬衫下摆:“唐副师在屋里呢。”

“那……那也不行!”虞啸卿一个打挺就坐了起来,顺带着把覆在他身上的无赖掀翻在一旁。“开车,去祭旗坡!”

带风的威利斯在一个龙文章的操纵下歪歪斜斜地冲上了寂寂无人的山路。山风微凉,裹挟着火药的味道,扑打在脸上。他们都熟悉这属于战场的味道,只不过它终于不是来自侵略者的枪口,而是来自于胜利的烟花。

龙文章侧了侧脸,看着沐浴在长风中的迷人脸庞。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TBC

我不会坑我不会坑我不会坑!(说给我自己听)

感慨一下自己的写作水平真的捉急,毕竟高中写个作文都费劲。这一章考试前就写了一部分,结果现在哪看哪不得劲。所以下次还是得一气呵成。

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看我的小破文的亲们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