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龙虞】危险关系 第二章 旧事(上)

本章回忆杀

虽然错过了六一,但就是想写一个萌萌哒的师座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七日 昆明

八年来饱经战乱摧残的国民,依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即使驻防地离昆明城还有一段距离,也能听到城里隐隐约约传来的锣鼓声。

营地里也是热闹非凡,虞师座特意自掏腰包,从城里买了酒肉,允许士兵们大宴三天。这些出生入死的汉子们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胜利,自然是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就连虞啸卿本人,此时也脱掉了象征身份的制服,把衬衣随便一卷,醉醺醺地跟下属们闹成一团。

全军上下都在享受着这难得的放纵。反倒是一向最喜欢热闹的龙文章并没有参与,他孤身一人坐在指挥部的台阶上,默默地注视着狂欢的士兵们。

从美军往小鬼子老家扔原子弹开始,龙文章就知道胜利不远了;他也知道,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国共之间,成王败寇,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但漫漫无期的战争早已耗尽了他的心力,他再也承受不起成千上万条嘶吼的冤魂。他需要离开战场,重新游走在山川河流之间:生于旅途,亡于旅途,这是他心知的宿命。至于何去何从,那从来不是他在乎的事情。

龙文章从来没有在乎过什么。而他前三十五年的自由也就来源于这种无所羁绊。无论是人,是物,甚至是出生入死的过命交情,一切都可以放下,一切都可以重新拥有——他的心只忠于他的旅途。

只有这次,他犹豫了,这也正是他还坐在这儿的唯一原因——

虞啸卿,他的师座。

龙文章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深处对长官的疯狂迷恋。他本该是无欲无求的,但那挺拔坚韧的身体偏偏就是能对他产生强烈的吸引。他贪恋对方跟他说的每一句话,给他的每样物什,甚至病态地享受对方抽他耳光时短暂的身体接触。

龙文章觉得他需要烟草的抚慰。

他摸遍所有的口袋,终于在上衣兜里找到仅剩的一根烟。他不常抽烟,因为他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对烟草的需求——他简直可以控制自己的一切,除了那唯一的变数。

脚有些麻了。他站起身来,溜达着绕过指挥部的几间小房,站在草坡上远眺皎洁月光下模模糊糊的山影。

空气中突然飘来一阵浓郁的酒香。

“干嘛呢!怎么不去玩呀?”一条滚烫的胳膊勾上龙文章的脖颈,烫地他一个激灵。虞啸卿灵敏的手指顺势从烟雾中准确地夺走了他嘴里的烟,夹在指间把玩着。

“小心烫手,师座。”龙文章无奈地揽住软倒在他身上的醉鬼长官。“喝了多少呀?”

“没多少!也就……也就是一瓶半吧……”虞啸卿孩子气地争辩着,学着他的样子把烟塞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

“咳咳咳咳……”劣质的烟草激地他猛烈地咳嗽了一通。

“不会抽就别抽,给我吧。”龙文章伸手去抢,但虞啸卿就偏偏跟个小孩似的,拿着烟左闪右躲,就不让他够到。“给我师座……哎呀……给我,听话!”

龙文章从未见过虞啸卿喝酒,今天他终于找到了原因:他喝醉了的长官褪去了一身老气横秋的官威,释放了他一直努力掩藏的年轻,像一个少年一样活力四射。龙文章真希望能经常见到这样的他,然而神志清醒的虞师座却仿佛从来没有年轻过。

“嘶……”虞啸卿终于松手把烟头撇在了地上,搓了搓手,睁大眼睛一脸迷惑地看着指间被灼伤的地方。

“咳,你看烫着了吧。”龙文章捉住那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吹着气。他喜欢年轻还带着点幼稚的虞啸卿,乖巧中带着可爱,像家里的幼弟一样招人喜欢。

虞啸卿一向对别人的关心十分不耐烦。但这一次他却乖乖地任由龙文章攥着手,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听说你对我有意思。”他突然没来由地开口,滚烫的鼻息打在龙文章的颈畔。

龙文章陡然僵直了身体。“谁告诉你的?”他听出了自己声音的颤抖。

“孟瘸子呗,还能有谁。”虞啸卿满不在意地把手抽了出来,轻轻地摩挲着指尖。他抬起有些迷离的黑色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龙文章闪避的眼神:“所以是真的吗?”

龙文章没有说话,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泥潭——他必须立刻终止对话,如果他还想离开的话。

“你醉了,师座。”龙文章沉默了良久:“我送你回去吧。”

“可是我喜欢你。”虞啸卿突然伸出手揽过龙文章的脑袋,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自由的鸟儿终于找到了命定的囚笼——现在,他听见了落锁的声音。

TBC

不出意外下章开车。

那些说虐的宝宝告诉我甜不甜!

第一章的赞居然破了三十……简直是我在龙虞tag下最成功的一次

评论(1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