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弇州四部稿》中凤洲写给少湖、春芳和太岳的祭文

lxmldyh:

祭太师徐文贞公文




呜呼!君揽治纲,相叅治权。


弘治之末,孝皇吁天;天之答之,公实产焉。


嘉靖之初,世皇临轩;公之答之,射防褎然。


入擅三长,出试百艰;晩握大斗,与天周旋。


尽塞幸穴,独留化源;弥留一诏,雷雨九埏。


浴日丽空,转坤旋干;逊序成归,凡十六年。


如裴如冨,徜徉洛城;树表逺迩,系时重轻。


公所损益,今犹国经;公所树培,今犹国桢。


始奉帝命,惠我黔蒸;九九为期,功圆行成。


毋念人世,人世浊腥;鞭虹驭箕,以还玉京。


公之勳德,王言是冯;国史藏媺,口碑流馨。


不腆寿言,余小子贞;比于华封,差信而徴。


今之酹公,可以无赘;始贞弱冠,谒公旅次。


笑语从容,傍及六艺;寻覩贞文,未允公意。


胡乃屈诘,辞逹为贵;余谢不敏,各行所是。


迨执三尺;而抗缇骑;其帅断断,奋欲相噬。


公黙调解,毋使狼狈;先君之思,托葭莩契。


惟我先君,积忤败类;贝锦愈织,镕毁方炽。


霆霹纷如,莫可控避;公力既竭,公心恒惴。


惟贞兄弟,扶服归东;寒灰覆盆,没齿长终。


岂无尺书,莫适为通;公捧翔阳,以挨屯蒙。


贞乃伏阙,疏诋奸凶;朝拜夕下,三台景从。


而何数竒,厄彼狡童;公如弗闻,宛曲从容。


雪先君寃,録其旧庸;获改卿服,安即幽宫。


天雄之节,滥及小子;公谓延祖,可以起矣。


移部吴兴,拜公梓里;筐篚不施,一刺而巳。


公不自德,我何敢齿;公与深谈,听然而喜。


叅伍章程,错综名理;以及兵事,如针芥水。


逮于敝帚,亦复莞尔;贞之叙公,文明以止。


风行水上,匪涣而贲;往犹感防,晩乃知巳。


我宦小达,公喜弗胜;中遘流言,公仇青蝇。


我之嗜饮,公忧如酲;我之甚口,公耳如惩。


岁一造公,肝腑为倾;拏舟送我,徙倚怦营。


自贞凿坏,甘从道氓;公贻尺书,始置宦情。


儿子甫荐,公眼复青;勉以祖武,期之再鸣。


贞也凉德,与世哫斯;语及先君,臆泪自垂。


下石何众,拯溺者谁;肮脏七尺,不受人知。


归而顾影,何所吐竒;以是感公,思一报之。


岂无贤喆,姱节美志;矫然独立,翛然遗世。


世名趣焉,以公有累;公任其难,彼任其易。


等彼云逵,宁如雨施;以是报公,冀伸兹意。


三载蜗庐,穴蛰渊沈;两造公庭,匪阎匪壬。


自守木义,敢荐鲜禽;藿豆浆壶,聊以表忱。


公于此时,不堕中隂;或享钧天,或栖寳林。


肯游人间,俯为我歆;不尽者辞,不冺者心。


呜呼哀哉!




祭太师李文定公文




呜呼!昌期五百,储精岳渎;蒸黎冯生,以迨国箓。


天乃与之,大人之福;畏途树棘,旃席之上。


弗茹弗吐,以成家相;天乃与之,大人之量。


公产维扬,金相玉暎;发为文章,陆离彪炳。


垂登彊仕,始乃献靖;遂魁大廷,徊翔玉堂。


祠厘竹宫,和歌栢梁;仅逾十朞,而步岩廊。


既叅铨部,晋领宗伯;北扉视草,西宫曝直。


孤卿七命,康侯三锡;始贰魏公,寛犹弱翁。


既受萧规,画一以终;车门寂如,无金可通。


台席既移,公当辅首;六卿志行,乃絶指授。


匪月防望,匹亡旡咎;悍佐见侵,澹乎若忘。


薄有菟裘,防沟之阳;介不终日,匪舎而藏。


帝褒温纶,以宠其归;肃肃宵征,上介导之。


防蹄兼金,氷纨黼丝;公登于堂,有母若父。


有季翼如,厥绶亦组;子及孙曽,为世者五。


追惟锡第,黔鬓朱顔;王父无恙,世数亦然。


请告以归,称觞膝前;自有父子,自有君臣。


畴如我公,完福备伦;续廪给扶,衎衎毕身。


为良赤松,为度緑野;耆英之会,光于洛杜。


位则潞公,德乃司马;清商一部,足以长娱。


何必云母,然后快乎;天期既迫,不得须臾。


大江北南,有两德星;岁陨其一,公与文贞。


左辅右宰,并跻玉京;昔余先公,鸣鹿偕肄。


小子不类,南宫附骥;余曰叔父,公乃弟视。


丁卯伏阙,偕懋上书;以雪覆盆,公为拮据。


泉台之照,借而获苏;懋晚登朝,望公云霄。


公乃蔼蔼,毋忘下交;与公主器,复忝同曹。


忽闻流讣,相向摧咽;南州之谊,千里奔谒。


而我何为,病足如绁;絮酒炙鸡,侑以芜词;


公賔帝所,宁复我思;江云黯结,未往神驰。


呜呼哀哉!




祭太师张文忠公文




呜呼!有君以来,恭巳垂裳;以劳付臣,孰如我皇?


有臣以来,尽瘁代终;以逸归君,孰如我公?


公秉化枢,垂及一纪,尽扫骩骳,与民更始。


槖钥含机,太阿养光;嘘为春风,拂为秋霜。


百辟洗心,夙夜乃职;有蠧必洗,靡吐敢匿。


片纸万里,一嚬千忧;精神响应,疾於置邮。


如日丽空,何幽不显?譬彼景风,何草不偃?


河漕万艘,先期委输;武骑千羣,无烦秣哺。


大农白粲,少府缗钱;其崇若山,其深逾渊。


百粤九邉,士饱马腾;滙为汤池,欎则金城。


属国贡琛,越裳重译;黄屋之尊,与天曷极。


遂超太傅,真拜太师;上冠三台,下总百揆。


诏书不名,犹曰子房;彼鄼彼留,亦莫敢望。


公有家严,贵并师臣;生死九命,荣哀一身。


公有慈帏,通籍两宫;月鲜虚赐,食必上供。


九有趣宗,八荒骈轨;如何一木,万事长巳。


呜呼!浴日补天,挽化回元;简自帝心,播自王言。


显融昭明,光大宠灵;载之椽史,勒之口铭。


世有颂声,曰周曰伊;我弗敢从,污不至私。


在唐赞皇,复为元之;才惟戡难,勋表救时。


惟余跅弛,世一长物;公汰众毁,俾寄戎钺。


拙於避言,竟成铄金;或弃或收,雅非公心。


噏訾之口,妬我壑丘;赖公保全,无碍薰修。


我实忧公,食少事烦;岁抄㣲辞,以当报㤙。


公亦自谓,疲於津梁;褰裳欲从,限天一方。


其言在耳,其人不作;大斗辞垣,乔峰陨岳。


人亦有言,算逺造促;虽鞭之长,不及马腹。


呜呼!寄轸岩廊,埋魄山阿;森森象贤,为陟者多。


帝曜长辉,国威恒振;公神行天,夫复奚恨?



评论

热度(33)

  1. 瑞霭非烟君似梅花冷不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