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跨越千年的爱恋【启副】38

      “这怎么行!”隆武还未开口,朱聿瑥就急忙开口道。“守卫灵山是在下的要务,怎可劳烦皇嫂代劳……再者,这可是亡人的活计……”朱聿瑥声音越来越低。

       进了灵山,就是阴阳两隔。

      “是啊,润霖,朕怎舍得你受苦……”隆武抚摸着张日山的肩头,轻轻说着。

      “堇王爷做得,臣做不得?”张日山缓慢但坚定地推开隆武的手。“陛下,你好狠的心。谁人没有亲人爱人?只因堇王爷是陛下异母所出的弟弟,陛下就这样待他?”张日山很是为朱聿瑥不平。

       “朕……”催眠堇王在此留守也是情非得已,本是兄仁弟恭,胜过亲兄弟。若不是当时他做出那等大逆不道的越界之举,也不会落到这地步。

       “罢了罢了。”隆武扶着额。“在外游荡许久,朕对现世也是有些了解……只道是这天下怕已不是满人的了……应该也没人知道……”

        说到这里,隆武脸色陡然一变。

        张启山。

        这厮真是……处处与朕作对。

        隆武恨恨地攥紧了拳头。

        胸前的穷奇幽幽地闪着微红的光芒。

        察觉到躯壳内属于张启山的意识有苏醒的态势,隆武心里更是暗叹不好。

       张启山是至阳之躯,刚才自己凭借阴气也只是堪堪压制住他,眼见这半个时辰已过,张启山应该已经恢复。

        一旦他阳气反噬,自己就会立刻魂飞魄散。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股热浪从背后袭来,直击后心。

       隆武痛的一下子跪倒,腥甜涌上喉头,一口黑血便喷溅而出。

      “皇兄!”

       堇王一个箭步上前,及时搂住了隆武下滑的身体。

       “皇兄还好么……”朱聿瑥满眼的担忧。

        张日山忽的有些恍惚。

        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朕不用扶!”隆武用力地推开朱聿瑥的手。

        朱聿瑥脸上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缓缓收回手。

       “张启山!”一丝钝痛从心肺处传来,隆武痛的捂住胸口。“你……夺朕所爱,毁朕阴宅,还妄图私探灵山!今日朕定与你决一死战!”
       
        愤怒的嘶吼回荡在空旷的墓室中。
——————————TBC————————
哎呀,很快就完了大概……
你们能不能忍年下?只是觉得隆武怪惨的……
今天看到霆霆的奶奶灰造型,差点脱粉😂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和积极评论✔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