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崇祯墨宝集

狐周周:


崇祯帝《行书七言联》:“花发南枝新栋宇,庭生瑞桂壮飞翚。”此件作品高近两米,宽近四十厘米。远观此件作品,结体之大方、用笔之痛快、线条之凝炼厚重、气势之宏伟磅礴,非亲眼目睹而不能形容。
从局部上论,用笔可谓笔笔中锋,果敢肯定,线条浑厚遒美而富有弹性;结字端庄大方,平稳中有姿态,可以说是笔笔有出处,字字有创新;章法以平正端庄为基本基调,在此基础之上,作者也在单独得字或笔画上做文章,如下联中得“生”字,第一笔与第二笔之间的空间是那么的空灵、开阔,使得整个字结构松而不散,灵动而不滑。




行书七言句 镜心 笺本款识:帝(花押字)。 钤印:崇祯由检之宝(朱文) 录文:宫中不见南山尽,城上平临北斗悬。




昨日到城郭,归来泪满巾。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


虢州后亭送李判官使赴晋绛得秋字 
                     岑参 
西原驿路挂城头, 客散江亭雨未休。


君去试看汾水上, 白云犹似汉时秋?


不带这么虐的...


崇祯御笔,1640年




不明白虐点的话,看摘来的鉴赏


岑参是于乾元二年(759)至上元二年(761)出任虢州长史的,那时安史之乱还没有结束。由于战乱,国土破碎,人民罹难,诗人亲眼见到过的开元盛世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就在这样的背景上面,我们看到诗人感慨遥深地写下了这两句话:“君去试看汾水上,白云犹似汉时秋?”话里隐藏着一段典故:有一年,汉武帝刘彻到河东(今山西地区)去,祭了后土之神,又坐船在汾水上游览、饮宴,高兴起来,做了一首《秋风辞》。有“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的话。汉武帝在位五十多年,是汉朝的鼎盛时期,而唐朝从贞观到开元一百多年间,国力之盛,比起汉武帝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安史之乱一来,却突然落得如此可悲的局面,诗人自然是不能不有所感触的。恰好李判官要到晋绛去,诗人于是含蓄地向朋友提出这样的探问:“李判官呵!你到汾水上的时候,看看那里的云光山色,可还象汉武帝那个时代那样雄伟壮丽么?”很明显,隐藏在这两句话后面的,是诗人对于唐帝国衰落的深沉的叹息。汉武帝的豪情胜概已经不可再见了,唐帝国的声威功业难道也是这样结束了吗?


原来和我理解的完全不一样...


郁闷的是我似乎能想象1640年他录入这首诗时的心境...


看看崇祯十三年是怎样的吧


崇祯十三年(1640)二月初七日,总兵官左良玉,总督陕西三边侍郎郑崇俭等大败张献忠于太平县之玛瑙山。当时义军分为三路,西路张献忠据楚蜀界、东路革里眼、南路曹威、过天星等。杨嗣昌驻襄阳,而令左良玉专剿张献忠。左良玉率军与张献忠战于枸平关(陕西兴安县西),献忠败。左良玉请从汉阳西乡入蜀追之。杨嗣昌令左良玉别派偏将追剿,左良玉不从。时张献忠移军至九滚坪,见玛瑙山险峻,将据之。左良玉军至山下,而张献忠已占据山巅,左良玉乃分兵三路,约闻鼓而上,鏖战久之,张献忠军败。左良玉兵折扫地王曹威,白马邓天王等义军首领十六人。张献忠妻妾被擒,张献忠逃入兴、归山中。不久又入兴安、房县境,官军畏惧山险不攻,张献忠潜伏密林中,贿山民买盐米,山民成为义军耳目,张献忠收得散士,声势复振。


崇祯十三年(1640)五月十三日,苏、松、湖等府的吴江、归安等地昼夜倾盆大雨,水势骤发,霎时汹涌,不分堤岸,屋宇倾倒。而米价腾踊,斗米至银三四钱,富家多闭粜,民食草木根皮俱尽,抛妻子死者相枕。强横之徒三五成群,鼓噪就食,街坊罢市,乡村闭户人情汹汹。


农民军入川  
  崇祯十三年(1640)七月,张献忠西走白羊山与罗汝才会合。此时曹威、过天星欲渡江,为明官兵所阻。张献忠至,与之会合。张献忠虽累败,然气犹盛,立马江边,有不前者,辄斩之,官兵乃退,张献忠渡江后,屯驻万顷山,此时杨嗣昌才自夷陵朔舟而上。而张献忠势力已盛,连续攻下大昌、开县,北攻剑州,将入汉中。又攻绵州、泸州,至开县。杨嗣昌在重庆,召贺人龙、左良玉来援,皆不至。


崇祯十三年(1640)九月,李自成从郧、均进入河南。起初李自成被围于鱼腹山中(四川奉节县东),时义军中人多出降于官军,李自成欲自尽,为养子双喜劝止。李自成部下刘宗敏杀己妻对李自成说,要誓死从君。军中壮士闻之,也多杀妻子誓从李自成。李自成乃尽焚辎重,轻骑入河南。


明军兵败观音岩  
  崇祯十三年(1640)九月初六日,明军兵败于观音岩。当时万元吉驻守巫山,邵捷春驻于大昌,互相声援。后捷春用其部将之言,认为大昌上、中、下马渡,水浅地平,难以把守,乃兵分三处,各派三四百人以守,义军突至,先破上马渡。元吉急令诸将汇于潭家岭、七篝坎、乾溪等处,又派张奏凯兵屯净壁。捷春派罗洪政、沈应龙二将助之。而张献忠已攻破净壁,趋大昌,遂攻陷大昌。


蒲州府大饥  
  崇祯十三年(1640)大饥,草木皆被吃光,官府于城门外掘坑以埋饿死者,埋且满,饥甚无食的人争到坑内割食其肉,至有父子夫妇相食者。


山东沂州蝗灾  


崇祯十三年(1640),蝗遍野盈尺,百树无叶,赤地千里,斗麦二千。民掘草根剥树皮,父子相食,骸骨纵横,婴儿捐弃满道,人多自竖草标求售,辗转沟壑者无算。明年春疫疠继起,死亡过半。


以下摘自明季北略:


是年,两京,河南,山东,山西,陕西,浙江大旱蝗。人相食,草木俱尽,土寇并起,道路梗塞。


正月初六戊午,雷电交作,大雨三寸。时在大寒,尚未立春,冬行夏令,倒行逆施,其旱异之应。


六月初六至初十,五日月下,蝗虫落落飞过,久旱所致也。


七月廿五日下午,飞蝗蔽天而来,自西北往东南,蝗飞三日,蔽天而下。


。。。


绝对的不完全统计....


太绝望了...


于是我从对着这幅字花痴,变成了捧心...


ame说你又让人唏嘘了...


你就没有治愈过我,可恶。





这张甚有爱,充分体现了对比美


小朱的“非礼不动”棒子国王的“崇祯皇帝御笔”



<----我就不说这是个什么字,因为小朱粉绝对能知道的...




这个就很常见啦,君子有九思T T




松风水月,我好想看他抄的王维诗...


《池北偶谈》记于京师见怀宗御笔,书王维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笔势飞动,上有“崇祯建极”之宝....我在想会不会是这个家伙记错了




赐曹化淳


明理记实,心领神会。五韵精严,八法清贵。周旋于规矩之中,超越乎万象之外。有以似其人乎?然也。若止于笔,文焉则未。司礼掌印化淳,有作辄佳。特赐。


怪不得曹化淳要遭人恨,怪不得一定是他开的城门,怪不得他的辩解无人信。



  


应该还有很多的,可是都遗失掉了...


比如赐给秦良玉的那四首


比如他写给田妃的


ame给的这段...


其母精音律,善丹青,妃尽得其传。入宫后,大得宠嬖,居承乾宫。尝作群芳图呈御,凡二十四种,合为一本。思宗命特付装潢,特加赏览,每页钤“承乾宫印”,“南薰秘玩”。上端有思宗题诗。明亡,散落人间,有蒋氏得其二页,一为海棠,一为芙蓉,幽逸冷艳,皎然独绝。


我好想看我好想看我好想看他风花雪月的样子...


这个蒋啥啥的我恨你....



评论(2)

热度(63)

  1. 苦境小树林狐周周 转载了此文字
  2. 瑞霭非烟狐周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