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跨越千年的爱恋【启副】5

        终于回到张府,张启山专门整理了一个房间把张日山安置好,又派一队亲兵对其严加看守。待到安排好一众事宜才回房就寝。躺在床上,张启山忽的想起一件很是蹊跷的事。

       进墓前,风水大师乔铁嘴拿着罗盘对着这明墓看了良久,沉吟一阵喃喃道:“这墓修的真是古怪,无水环山,乃是个枯困局,在这里造墓,是诚心不想让死者安生啊。”当时张启山也没在意,但现在越想越觉得蹊跷古怪。虽然累了一夜,但张启山越想越睡不着。披衣下床,张启山径直走到了张日山房门口。

       轻轻走入房间,张启山居高临下地看着还在昏睡的青年。青年面色苍白,几无血色,脸颊上还沾有一点墓土。但这都不能掩盖青年凤目剑眉的逼人英气。张启山心中略略自责,是不是对他太粗暴了啊。心里想着,张启山缓缓伸出手去,抚上了青年的脸颊。手心下丝滑的触感传来,张启山如触电般抽回手,暗责自己怎么这样逾矩。

       青年的呼吸几不可闻地滞了一下,又恢复了平缓。

       张启山蹲下身,轻轻拿起青年身上的飞鱼服的一角,在手中摩挲着,认真地对光看了看,又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毫无疑问,这是一件货真价实的明代锦衣卫蟒袍,这种工艺是民间和后世完全不可能仿造的技艺,而且这布料中透露出的一丝腐朽阴潮的气息,也是在墓中长久积累下来的,不可能伪造。

       今日在墓中拿到的绣春刀,寒光凛凛,那也绝对是官府打造的正品。

       但这明末的人活到现在的事还是觉得怂人听闻,那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背后又是何人指使呢?张启山紧盯着面前的青年,又陷入沉思之中。

——————————TBC————————————
所以大家猜猜副官是真的锦衣卫指挥使还是另有来头呢?

评论(1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