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龙虞】破冰 第i²章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当五月的尾巴在苦夏中燃烧殆尽,如云似锦的瑶芳美眷也就随之香消玉殒。只要一阵轻轻的微风,便都打着旋儿簌簌落下。

在这样一个少女都为之怀春的灿烂氛围里,龙文章却以一个不雅的姿势蹲在路边,把地上的花瓣插进土里。他很快在无聊中插出了一个规整心形,拍着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屁股上突然狠狠地挨了一下。他一个趔趄差点栽进泥里。

“哟!龙班长这是干嘛呢?”一个熟悉而欠揍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小爷我瞧瞧……哟哟哟,龙班长学黛玉葬花呢。”

“滚滚滚你这瓜娃子。”龙文章一蹬腿就蹦跶起来,翻身就呼噜了一把孟烦了梳地整整齐齐的头发。“这不是等你呢嘛!”

“搞铲铲!”孟烦了一把拍开在他头发上作妖的龙爪,掏出小镜子又仔细地把头发整理好。

“啧啧啧……打扮地跟朵花似的……”龙文章摸着下巴看着烦啦鼓捣,“是要开给老刘看?”

想到烦啦一脸傻乎乎地对着老刘笑的样子,龙文章表示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谁说我要给老刘看了!”孟烦了再次拍开凑上来的鬼手,想了想又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班长,我今天第一节高数不去了,老刘点名的话,给我答个到噻!”

“你小子!”龙文章愤怒地再次把烦啦的卷毛胡拉地东倒西歪。“原来是去会姑娘啊你!”

“谁说我要会姑娘了!”烦啦绝望地掏出小镜子,终于放弃了打理自己的一头乱毛。“不过其实说见姑娘倒也没错……”

“还说你……”

“哎哎哎先别急。”烦啦拉起袖子看了看表,一把拉住龙文章迈开大步:“走着说走着说,再不走就迟到了。”

龙文章身不由己地被他拽着向前走,听他开始念念叨叨:

“最近啊法学院据说来了个80后的美女教授,高材生!北大本科,斯大硕士……”

“斯大……林?”

“什么斯大林。是斯坦福!”孟烦了一脸看傻瓜的表情看着他:“简称,简称懂不懂。”

“行行行你继续。”

“……又到德国读了博士,才35岁就当了正教授,还是红圈所的王牌律师。你说厉害不……”

“厉害是厉害……但是人家是法学院的,咱学的是机械,机械!八竿子打不着的事!”龙文章腾出一只手来捏着烦啦的腮帮子:“况且35岁的你也敢追?过两年更年期要你好受!”

“搞铲铲!”烦啦被拽地龇牙咧嘴,死命地拨拉龙文章的手指头:“我不是想读法硕吗!这是在考察导师!”

“哦。”龙文章悻悻地撒开手,他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本来劲爆的八卦小料,一下子成了正经的学习问题。

“还有你想想啊,在那暖融融的办公室里,美女老师给你指导着论文,一阵阵香气就从她脖子那里飘出来……那感觉……”孟烦了陶醉地吸吸鼻子,仿佛已经沐浴在带着香味的春风里了。

啧啧啧……小流氓。龙文章一边在心里唾弃孟烦了这种以学术为借口泡老师的行为,一边也对烦啦口中的美女老师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烦啦,我今天也不想去上高数了,我也想去瞅瞅美女老师到底啥样。”

“那点名……”

“给张立宪发消息。”

“好嘞!”

可怜的老刘今天估计又得气掉好几撮毛。龙文章想,但那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冲进法学院的教室的时候,人已经挤得满满当当了。有不少女生还专门搬了椅子坐在前面。两人好容易才在犄角旮旯里找到俩位置,坐了下来。

“什么世道啊!”烦啦感慨万分。“现在女生也都喜欢看美女了吗?”

“没办法,人家学院女生就是多嘛。”龙文章驴唇不对马嘴地回答着,四处打量着看漂亮妹子。要知道他们学院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多女生了。

还没等他四处打量完,上课铃就铃铃铃地响起来了。

坐在前排的妹子们刹那间停止了叽叽喳喳,聒噪的教室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在铃声落下的瞬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搭在了门边,将教室门缓缓推开。

TBC

PS. 估计十章白搭了……我是一个话痨(憋打)

评论(13)

热度(26)

  1. 备份后花园瑞霭非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