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龙虞】批红 拾伍

冰凉的酒精从背部擦过,在冬日的低温中透露着丝丝寒意,给人一种危险的紧张感。虽然屋子里暖气还算足,虞啸卿还是冷得打了一个寒颤。

但这凉意没有能持续多久。很快的,锐利的刺痛从肩,到背,丝丝缕缕地蔓延到五脏六腑。针尖游移在背部,划破肌肤,带着滚烫的血珠从伤口中渗出来,逐渐凝固,延展出陌生的灼热感。

疼痛随着面积的扩大变得越来越尖锐。旧处的疼痛还没有完全褪去,新伤的疼痛又覆盖上来,疼痛变得越来越明显。

即便是这种隔靴搔痒,不清不楚的疼痛,虞啸卿实在也是难以忍受。他把脸埋进屈着的臂弯里,拼命忍住冲破喉咙的呻吟。

他是一个痛觉神经特别敏锐的人。就连切菜割破了手,或是不小心把手指碰在桌角上,都要狠狠地疼上他半天。虽然他从未叫过疼,但龙文章还是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从那之后,龙文章就开始细心地在他们家的冰箱里,常备着一两盒冷敷用的冰块。

想到这些过去的点点滴滴,虞啸卿的心仿佛被用力地揪了一下,狠狠地一疼。他终于没忍住,一声呻吟就破口而出。

“先生,要不先这样吧。一般大面积的图案都是分三到四次纹完……”纹身师看着虞啸卿痛得惨白的脸,有点被吓到了。

“继续,弄完它。它对我很重要。”

“重要”两个字他简直是咬出来的。

纹身师大约是明白了些什么。他叹了口气,无奈地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毕竟,新年夜这样拼了命地折腾自己,要么是疯了,要么,大概就是为情所困了吧。

等到整个纹身完成,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街头上全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年轻人们,准备一起庆祝新年的到来。

虞啸卿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向家里走去。背上的衣服摩擦着未愈合的伤口,灼烧般的疼痛简直要把他点燃。他明显得感觉到,他的体温在迅速地升高。

他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胡闹,但他一点也不后悔。

四周热闹的氛围里,不乏有一对对的有情人正互相倾诉着自己的爱意,给自己的另一半以最美好的新年祝福。

我爱你,我爱你。年轻的爱就是这样热烈,简单直白。

说着简单,但一旦这话着实落在心坎上,那可就是一辈子。虞啸卿心想。

他向来看不上这些小年轻,整天把情啊爱呀挂嘴边,谁也不知道到底当没当回事。

龙文章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每天口头表白四处泛滥,高级情话层出不穷。搁在虞啸卿那里,“我爱你”早就像“早上好”一样稀松平常了。

我爱你,我爱你。贱兮兮的表白回荡在虞啸卿的脑海里,他不由得勾了勾唇角。

但这声音,莫名地就觉得有些单薄。就像一缕孤单的琴音,缺了瑟的旋律。

他忽地恍然。

原是两人纠缠的这些年里,他竟是半个爱字都不曾出口。

这么多年卿卿我我,觉得幼稚,觉得不值。到现在真的想说了,却已是劳燕分飞,身处他乡,花好月圆早化作镜中幻影,物是人非。

虞啸卿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恰逢农历十五,月亮又大又圆。

现在中国应该是白天。他苦笑着想。共看明月都做不到,又怎能一夜乡心彼此同呢?

但今天既然疯了,那就疯到底。朝着月亮,他终于脱口而出:

“龙文章我爱你!听见了吗!”

终于,发自肺腑;也终于,泪眼婆娑。

仿佛感应似的,背上曾经由龙文章亲手绘下的图案随之泛起灼烧般的高热,疼痛和身体上的高温很快将他吞噬。

不知是不是幻觉,在晕倒的前一秒,虞啸卿眼前出现的,赫然是站在清冷的月光下兴奋地向他招着手的龙文章。

TBC

 

没想到大家这么机智,都猜对了~(也可能是我太套路。。。)

那就请大家不要客气地点梗吧~~~最好来点污污的,我写个短篇诶嘿嘿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