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霭非烟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龙虞】批红 拾

龙虞师生年下设定(au)
研究生龙×法制史教授虞
龙文章25岁,虞啸卿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十三年前,一个可怜的女人终于不堪忍受家暴的折磨,利用在大学实验室打扫卫生的工作,偷到了一瓶上面画有骷髅标志的剧毒生物碱溶液。

她回到家,把试剂注入注射器中,却没有勇气自己将注射器推入静脉。

所以她找来了她十二岁的,懵懵懂懂的儿子。

最终她死了,从折磨中解脱了,但她的儿子却成为了杀人凶手,被送进了少管所。

那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就是龙文章。

虞啸卿把头靠在门上,闭上眼。他不是很明白唐基为什么要给他看这个。

唐基为了拆散他们,能把这么久的的案卷都调出来,也真可以算得上是煞费苦心。

但是唐基明显没有认真看里面的内容。

因为此案其实根本就是误判,龙文章没有主观杀人动机,这充其量就是一个过失杀人。况且这个案子并不能否定他的人格,并不会使他们的感情产生裂隙。

龙文章确实是个可怜的人。虞啸卿默默叹气。

充斥着家庭暴力的童年必然不会幸福,小小年纪又早早地失去了母亲。后来,小小年纪进了少管所,又肯定没少被里面的大孩子欺负。而且,因为长时间失学,他肯定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通过艺术加分考上大学。幸好,现在转了专业,过了司考,总算有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前途。

想到这里,虞啸卿突然明白了唐基的用意。

案底不能否定龙文章的人品,但是却能否定他的前途。在这个档案代表的年代,记录在案的案底简直可以使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吃法律饭的人前途尽墨。

怪不得唐基还好似不经意地提及,学校政治学院有一个研究党史的职位很适合龙文章。原来是想用工作机会,来作为分手的条件。

如果一刀两断能让他容易些,那没什么可说的。虞啸卿这样昏昏沉沉地想着,把头仰在门板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虞啸卿被身后钥匙转动的声音吵醒。于是他挪了挪地方,但是他太疲倦了,所以并没有站起来。

门打开了,龙文章拎着大包小包从门外钻进来,显然是去购物了。

虞啸卿撑着脸,一眨不眨地盯着龙文章的背影。往日见惯不惯的宽厚脊背,今天看起来越发地亲切,让人留恋。

“爱呦我的妈呀。”龙文章一回身,就被坐在地上的虞啸卿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但他很快缓过神来,把购物袋随手往地上一搁,伸出双臂,抄起虞啸卿的膝弯,一下子就把他抱了起来。

“老师,地上凉,容易感冒。下次别这样了。”

虞啸卿乖乖地点点头,任由他把自己抱到沙发上。

龙文章几乎没见过虞啸卿这样乖巧过,他有些疑惑地俯下身,轻轻地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对方的。

“不烧呀。老师,你没事吧。”

虞啸卿没有搭话,直接薅住龙文章的衣领,强迫他再次俯下身来,两片薄唇直接贴在了龙文章的嘴角。

龙文章也不客气,一把就搂住了虞啸卿。灵蛇般的舌尖同时顺利地滑入了对方温热的口腔。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情动。龙文章赶紧撒开手,站起来。

“不能继续了老师,耽误事。”龙文章红着脸喘着粗气。“我买了鱼,今天要做您最喜欢吃的剁椒鱼头呢。”

说罢,他再也不敢看一眼半躺在沙发上,给予着绝对开放姿势的虞啸卿,拎着东西逃也似地进了厨房。

虞啸卿攒在眼角的泪水终于突破了眼眶。一颗清泪滚进还残留着龙文章体温的坐垫里,晕染开一片小小的湿迹。

TBC

我的意思是,每一个单位都要看档案,而且龙文章的专业比较冷门。如果龙文章不接受唐基提供的工作,他难以再找到很好的工作机会。
不知道我讲清楚没有( ‘-ωก̀ )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1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