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臚寺卿

大佬坐姿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佬面前乖巧的新和TK

Kapitän Fips🇩🇪:

吃点糖犒劳一下❤️

被毁掉的一代

HistoricalPics:

1980年,上海,一位老人在阅读一份英语-西班牙语的报纸。
- “80年,上海,有能力阅读这样报纸的老人,他一定经历了很多。”

也想被k神抱抱!

Kapitän Fip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公让给你好了QAQ

德国战车!!!!!
冲到最后一刻!!!!!
十个人打十一个人,
在最后一秒实现逆转!
罗伊斯和克罗斯,
我爱你们!!!!!!!!

分析地太到位了

Kapitän Fips🇩🇪:

至少第7条毫无争议,尤其后半句😊


夏天喝咖啡:



不想起题目了,昨天的比赛看完一直心烦,随便叨叨两句吧


1. 先说一句,德国队第二场习惯性浪,前两届的卫冕冠军小组赛都没出线,望新球迷周知,理智吹,谨慎奶。


2. 我现在觉得比起拉姆的退役,小猪的退役更为致命。德国现在非常缺一个有防守硬度的后腰。墨西哥几次反击打过来,一拿球就直接面对后卫,这真的太要命了。TK和脸哥必须有一个人像当年的小猪那样,主动站出来干脏活累活,再要么就真得换搭档了,求求你俩别老上前场浪了。


3. 心态明显浮躁。说实话,看这场的感觉就跟2014年看拜仁欧冠半决赛首回合0:1输给皇马似的,个个都踢得很不耐烦,前场传递不出3脚就急着射。进攻看着热闹,其实很散,没有形成整体,基本就是在依靠个人能力突破,偏偏穆勒和272状态还不好,小德倒是有几脚像样的射门和有威胁的传球,但跟临时上阵的普拉滕哈特不太来电,不知道之后赫克托上来能不能改善左路。


4. 前场缺乏支点,这个也很致命。维尔纳身体条件不错,昨天前20分钟也稍稍有点作为,但怎么越到后来越隐身?戈麦斯上来后明显好了一些,感觉维尔纳跟他身后的整个中前场都是脱节的,各踢各的。


5. 看见网上一群黑穆勒的,我想稍稍多说两句。穆勒这场状态是不行,但就现在这踢法,他状态再行也很难有作为。穆勒不是一个能依靠个人能力决定比赛的球员,他是一个典型的体系球员。从国家队到俱乐部无数的比赛已经证实,穆勒最大的优势是空间感,但他自己其实不是很会制造空间,更多地还是利用队友们创造的空间。踢墨西哥这场,墨西哥把德国的进攻空间压缩得非常扁平,我多次看到穆勒在边路出球后就站着不动了,非常茫然,显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儿跑。但话又说回来,穆勒现在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将了,他现在明显走到了一个职业的瓶颈期,只依靠体系会让他未来的发展道路非常受限,不能老指望身边的人来和他配合,必须寻求突破,不然不只是这届世界杯,今后的职业生涯都会受影响。


6. 德国作为卫冕冠军很容易给大家造成一种错觉,就是2014年的底子还在,只是个别位置替换上了新人而已。然而战车的零件换起来其实没那么容易,想把每个人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又把劣势用队友的优势掩盖住,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以基米希为例,他可以算作新老接替得最理想的一个了。基米希的确跟拉姆属性相似,甚至在进攻端还要更犀利一点,但基米希的传中质量明显没有拉姆高,而且在转守为攻时,鸡哥更喜欢自己向中路内切,这导致他和穆勒的配合以及和中锋的配合明显没有拉姆默契。从2010年开始,德国在一直以进攻的多样化著称,中路和边路都有进攻点,实在不行还能靠45°传中轰炸一下,这场的进攻端看起来也挺热闹,但踢得非常不流畅,感觉整支队伍还是需要更多磨合。


7. 诺伊尔恢复得确实不错,这场已经尽力了。此外感谢墨西哥,多次把必进球射飞,让德国免于一场屠杀。


8. 布兰特和罗伊斯表现也不错,值得期待,尤其是布兰特,上场5分钟,存在感比大佬们85分钟的浪射都强。罗伊斯加速的作用很明显,可以作为场上的奇兵。


9. 我现在摸不清勒夫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毕竟小组赛还有两场,许多战术和人员配置上的问题都还有待观察,但我觉得他不带萨内没啥可黑的。德国中前场现在的配置很豪华,但缺一个能把前后左右都连起来的人,萨内显然做不到,他来了也只是为德国增添了一个个人能力出众的单兵突击手,治标不治本(不是黑萨内,我也觉得他个人能力很棒,但德国现在必须有一个能把前场捏到一起的人)


10. 求大佬们醒一醒,现在不是热身赛,是世界杯,再这么随意真的会出不了线的!!!




以上观点纯属个人瞎白话,其中可能有许多是错误的看法,欢迎指正


感谢德国队,感谢勒夫。
他们看我没有复习好,
想赶紧回家别影响我复习考试
谢谢你们的苦心!
你们比14年的西班牙还要贴心!
🙂🙂🙂🙂🙂🙂🙂🙂🙂
可长点心吧!
可长点心吧!
可长点心吧!!!!!!

【瞎扯·中国历史悲剧十五题】

秋蝉梧桐:

请自觉按脑补对号入座。


1:以鲜血祭与改革成果的变法者
2:统一大潮之下各地域的反抗者
3:被时代抛弃的既得利益者
4:消失的少数民族
5:他人英雄故事里作为陪衬的牺牲品
6:自诩才高却郁郁不得志的文人
7:被鸟尽弓藏的臣子
8:折戟江淮的北方君主
9:南渡的北人
10:功高忌主的英雄
11:在权力博弈中堕落的君子
12:彼此背离的昔年故交
13:天祚已尽
14:江山沦亡
15: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德国文学:我的灵魂在恶魔手中,可是我爱你。
英国文学:我的光荣几乎丧失了,可是我爱你。
日本文学:我的生命完全无意义,可是我爱你。
法国文学:我存在,光是这点就令人恶心。(说不出后半句了)

【龙虞】危险关系 第二章 旧事(上)

本章回忆杀

虽然错过了六一,但就是想写一个萌萌哒的师座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七日 昆明

八年来饱经战乱摧残的国民,依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即使驻防地离昆明城还有一段距离,也能听到城里隐隐约约传来的锣鼓声。

营地里也是热闹非凡,虞师座特意自掏腰包,从城里买了酒肉,允许士兵们大宴三天。这些出生入死的汉子们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胜利,自然是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就连虞啸卿本人,此时也脱掉了象征身份的制服,把衬衣随便一卷,醉醺醺地跟下属们闹成一团。

全军上下都在享受着这难得的放纵。反倒是一向最喜欢热闹的龙文章并没有参与,他孤身一人坐在指挥部的台阶上,默默地注视着狂欢的士兵们。

从美军往小鬼子老家扔原子弹开始,龙文章就知道胜利不远了;他也知道,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国共之间,成王败寇,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但漫漫无期的战争早已耗尽了他的心力,他再也承受不起成千上万条嘶吼的冤魂。他需要离开战场,重新游走在山川河流之间:生于旅途,亡于旅途,这是他心知的宿命。至于何去何从,那从来不是他在乎的事情。

龙文章从来没有在乎过什么。而他前三十五年的自由也就来源于这种无所羁绊。无论是人,是物,甚至是出生入死的过命交情,一切都可以放下,一切都可以重新拥有——他的心只忠于他的旅途。

只有这次,他犹豫了,这也正是他还坐在这儿的唯一原因——

虞啸卿,他的师座。

龙文章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深处对长官的疯狂迷恋。他本该是无欲无求的,但那挺拔坚韧的身体偏偏就是能对他产生强烈的吸引。他贪恋对方跟他说的每一句话,给他的每样物什,甚至病态地享受对方抽他耳光时短暂的身体接触。

龙文章觉得他需要烟草的抚慰。

他摸遍所有的口袋,终于在上衣兜里找到仅剩的一根烟。他不常抽烟,因为他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对烟草的需求——他简直可以控制自己的一切,除了那唯一的变数。

脚有些麻了。他站起身来,漫无目的地远眺皎洁月光下模模糊糊的山影。

空气中突然飘来一阵浓郁的酒香。

“干嘛呢!怎么不去玩呀?”一条滚烫的胳膊勾上龙文章的脖颈,烫地他一个激灵。虞啸卿灵敏的手指顺势从烟雾中准确地夺走了他嘴里的烟,夹在指间把玩着。

“小心烫手,师座。”龙文章无奈地揽住软倒在他身上的醉鬼长官。“喝了多少呀?”

“没多少!也就……也就是一瓶半吧……”虞啸卿孩子气地争辩着,学着他的样子把烟塞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

“咳咳咳咳……”劣质的烟草激地他猛烈地咳嗽了一通。

“不会抽就别抽,给我吧。”龙文章伸手去抢,但虞啸卿就偏偏跟个小孩似的,拿着烟左闪右躲,就不让他够到。“给我师座……哎呀……给我,听话!”

龙文章从未见过虞啸卿喝酒,今天他终于找到了原因:他喝醉了的长官褪去了一身老气横秋的官威,释放了他一直努力掩藏的年轻,像一个少年一样活力四射。龙文章真希望能经常见到这样的他,然而神志清醒的虞师座却仿佛从来没有年轻过。

“嘶……”虞啸卿终于松手把烟头撇在了地上,搓了搓手,睁大眼睛一脸迷惑地看着指间被灼伤的地方。

“咳,你看烫着了吧。”龙文章捉住那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吹着气。他喜欢年轻还带着点幼稚的虞啸卿,乖巧中带着可爱,像家里的幼弟一样招人喜欢。

虞啸卿一向对别人的关心十分不耐烦。但这一次他却乖乖地任由龙文章攥着手,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听说你对我有意思。”他突然没来由地开口,滚烫的鼻息打在龙文章的颈畔。

龙文章陡然僵直了身体。“谁告诉你的?”他听出了自己声音的颤抖。

“孟瘸子呗,还能有谁。”虞啸卿满不在意地把手抽了出来,轻轻地摩挲着指尖。他抬起有些迷离的黑色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龙文章闪避的眼神:“所以是真的吗?”

龙文章没有说话,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泥潭——他必须立刻终止对话,如果他还想离开的话。

“你醉了,师座。”龙文章沉默了良久:“我送你回去吧。”

“可是我喜欢你。”虞啸卿突然伸出手揽过龙文章的脑袋,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自由的鸟儿终于找到了命定的囚笼——现在,他听见了落锁的声音。

TBC

不出意外下章开车。

那些说虐的宝宝告诉我甜不甜!

第一章的赞居然破了三十……简直是我在龙虞tag下最成功的一次

【龙虞】危险关系 第一章 重逢(下)

点名,登记。忙忙碌碌了一天,眼见着日头偏了西,战俘们才蔫蔫地在操场上站好队。

管教员过来请龙文章去讲话。

这是他第一次对例行讲话表现出焦躁和不耐烦:他不想见虞啸卿,这辈子都不想。

人是乐于遗忘的动物,所以被亏欠的,恨不得整天碰着那个欠人情的;而欠人情的,恨不得这辈子也别遇见被亏欠的。

龙文章欠虞啸卿的,欠很多很多。

迎着昏黄的太阳,龙文章走上了讲话用的土台子。战俘们排着散乱的队伍,黑压压地挤满了整个操场。

他有些踟蹰着不想往下看,他怕看到那人狼狈的身影。在他心里,虞啸卿应该永远穿着整齐的制服,挺着笔挺的腰杆。迎着光,神采奕奕的。

龙文章走到话筒跟前,停住步。他轻轻地向下扫了一眼。就一眼,他的心就被狠狠地揪住了。

虞啸卿的手臂被反扭在背后,两个年轻的士兵摁住了他的肩,强迫他低着头。永远不打折的腰背被迫弓出了屈辱的弧度,一直向着太阳的头颅只能面向尘土。

龙文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冲到虞啸卿跟前的,怒火冲昏了他的头脑。

“放开他!”

他看到虞啸卿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我们的政策是鼓励投诚!”龙文章终于找回了他的理智:“要优待俘虏!”

两个士兵奇怪地对视了一眼,不情愿地撒了手。

虞啸卿终于摆脱了压制,抬起了头。几年不见,他再也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将领。他黑了,瘦了,灰败的面颊上充满了疲倦。笔挺的军装不复整洁,但依然尽可能地保存着体面。

龙文章曾经无数次想过他们重逢的时刻:怒火中烧的虞啸卿揪住他的领子,大声斥骂他这个无耻的背叛者,拳头雨点般落在他的脑袋上。

但这些都没有发生。虞啸卿只是平静地看着他,深邃的黑色眼眸里没有一丝讶异,只有落寞和坦然。

他反倒是更乐意挨大嘴巴子了。

重又站在台子上,龙文章已经不可能将眼神从虞啸卿身上移开。浑浑噩噩地做完了例行讲话之后,他就呆站在原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你没必要心存愧疚。”孟烦了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烦啦,你不明白。”龙文章低下头。“我没有什么道,我只是想活下来。”

“可是你救了我们,”孟烦了摸出来早上从龙文章这儿抢走的烟卷儿,递给他:“而虞啸卿只想让我们接着填命。”

龙文章叹了口气,没再说话。他接过烟来,叼在嘴里,没点火。倒是孟烦了从口袋里翻出了火柴,给他点上。

天一点点暗下来,但营地还没有上灯。那一星黯淡的火光,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在傍晚的黑暗里无比显眼。

TBC

毛概摸鱼,短小,请大家原谅我 (O_O)
我才知道有个章子怡张曼玉演的电影叫《危险关系》……本文跟电影设定完全没关系啊!所以大家不要想歪……